六合彩免费资料区

六合彩免费资料库:世界上拍照最美的沙漠,没有之一

小布说:撒哈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沙漠,环境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存的地方之一,就是这样一片“不毛之地”却有致命的魅力,三毛和荷西选择在这里里定下终身,我想那里绝美的风景绝对是爱情最好的助燃剂。

撒哈拉沙漠的美从不虚传,在这里,随手一拍都是最好的手机屏保。

撒哈拉沙漠很大,我曾在摩洛哥沿着马拉喀什去过一次,这条既定的旅行线路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印象,直到后来从阿尔及利亚的城市加内特进入撒哈拉沙漠,我才真正领悟到它野蛮生长下的壮美和柔美。

在旅行中,我很少思考,更多的时候是沿着沙漠公路望着蓝得冻住的长空,任由心儿徜徉和神往;我固执地不屑于表达,因为撒哈拉的美无法用语言传递,但那刻我多希望与你分享!照片是最最好的载体。

▲一望无际的沙漠

在凌晨五点的暮色里往首都机场赶,天气微凉、周遭寂静,心里有种宁静的幸福感。快要到达机场的时候看到地面全是莽莽的黄色,显得机场像一块突兀的白斑。

我们去的城市Djanet是沙漠里的绿洲,这里大多住的是游牧民族图瓦雷格人,他们头上会裹六七米长的丝巾顺下来把嘴巴和脖子遮住,穿着那种长长的、质地是羊皮的大袍子。导游Nani和Mohanmode来机场接我们,两位都是图瓦雷格人,肤色是深棕,身上带着属于沙漠的那种朴素和真诚。

▲我们的导游,司机和乐师

从机场出去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公路,耳朵里放着《再见杰克》,那个当当当的前奏配上这壮阔粗犷的景色,感觉每个细胞都如此鲜活,一扫旅行前所有的紧张焦虑,也连着把手机、信号一起统统抛在了脑后,当下只有美景和那心爱的歌曲悠扬。

▲出机场后的沙漠公路

▲出发!

我无法形容这座城市的全貌,因为它和沙漠的神秘连在一起,我走的时候都没有看清楚它囊括的所有美景,偶然瞥见的几个倩影都足够让我寻味良久,天空也是变着法的增加这个城市的神秘感,古老的街道和苍劲却常绿的椰枣树在阳光下悠扬,妇女头顶装着食物的盘子,把印花的丝绸布料裹满全身,因为身形丰腴多少欠了一点轻盈,但这浑圆也恰恰添了几分女人味,和街上男子的精壮形成对比。

镇子里不缺好车,一路上我们看到不少都是能在沙地山地上开的越野车,因为政府的扶持以及公路和飞机的便利,街上的小店里满是新鲜的蔬果和食物,图瓦雷格人也不再是住在沙漠里的游牧民族了,他们搬进镇里政府分配的房子,虽然这里不算发达,但人们有那种愿意融入世界的欣欣向荣的气息,你不得不感叹社交网络和智能机让人们真的走的更近,懂的更多。

▲这是政府给他们建的小镇,每家都有自来水管道和一个小院子,可以种菜和养骆驼、牛和羊。

我们这次旅行有两辆4v4的越野车,两名导游,司机,厨师还有抱着吉他的乐师;车上带了一些食物,厨具,煤气罐,宿营用的毯子,帐篷和我们的行李,以及一些专门用来生火的木头。因为沙漠的昼夜温差十分的大,所以即便冬日正午的阳光多么的刺眼和热辣,当夜晚来临时,温度也几乎接近零度。

▲带我们在沙漠中行走的越野车

我们起的很早,在若明若暗里等那殷红的圆点把活力和生气洒向万籁俱寂的沙漠,并驱散我们的惺忪睡意。我想人总归是浪漫的,即便我们迎来送去过不计其数的日出,我们仍然渴望日出并期待美好。

▲温柔的细沙

沙漠升温很快,导游会带着我们会徒步一两个小时去去往阴凉的地方,厨师会在那里铺上地毯为我们准备午餐。他们总是习惯性的用手肘支撑着身体斜躺在毯子上,另外一只手握着水烟,跟他们一比较,我们就显得正襟危坐的多了。

▲他们去拾柴等我们的时候就这样躺着等我们

吃饭前他们会生小火加很多白糖煮茶,茶盒上写着中文,然后两手各握一个茶壶交替着把煮沸的茶从一个壶高高的灌进另外一个,直到打一层厚厚的泡再倒入小杯中。茶很香,带着薄荷味,异常的甜。

▲茶

吃饭前他们会生小火加很多白糖煮茶,茶盒上写着中文,然后两手各握一个茶壶交替着把煮沸的茶从一个壶高高的灌进另外一个直到打一层厚厚的泡再倒入小杯中。茶很香带着薄荷味,异常的甜。

▲手画一张比较清楚,就是这么高的倒入杯子或者另外一个壶里,我试过但统统都没成功。

酒足饭饱的正午,我们会在沿途的阴凉之地打盹儿,沙漠的风虽然很干但是却很冰凉,这常常让我觉得几米远被太阳晒的交融的景色和这阴凉之地隔着一个时光门。下午三四点我们便会重新出发,阳光仍然耀眼,但双脚踩进沙里,灌入鞋里的沙很冰凉,只是脚裸接触的沙面仍然热辣。

▲我们就这样围坐在一起享受片刻的清凉,一起聊天。

几天的旅行,我们去逛了古人雕刻在石壁上的图腾,踏过干渴的河床,欣赏沿途的小片绿洲,跟骆驼问好,领略了不同的山,或是孤峰突起,或是壁立千仞。最赏心悦目的当然是千变万化又神秘莫测的沙漠。如果说沙漠是沉稳的男子汉,那天空就是或妩媚或温婉或清纯的女人。

▲温柔的屹立

▲温柔的屹立

▲穿梭在石林中,心情是美丽的

「 沙漠有想念的人悄悄种玫瑰,

只是学不会表达,

于是它沉默。

石头会痛风儿一定知道,

只是不能被体谅,

因为它坚强。

然后沙沙沙,

然后呼呼呼,

可是天空还是没有云也不会下雨。

于是阳光刺眼,

就不再有人愿意相信那灼热下的柔软,

这颗硬邦邦的心呀。 」

------- 写给那些山峦。因为它让我想起一些很深刻的痛——那种一声都不想吭的痛,但是却教会我坚韧的美。

▲枯木

▲这个地方要脱了鞋才能踩,上面有他们祖先刻下的图腾。

当然,去沙漠肯定要骑骆驼,这次骑的是白色骆驼,它们像荒原中的精灵。

“哈喽~你好哇~”

“耶~”

当车驶在那望不见尽头的广袤沙海里,我总会想起季羡林站在天安门广场说的那段话:

“ 我曾多次站在天安门广场上,浮想联翩,上天下地,觉得脚下塌的这一块土地,内联五湖,外达四海,上凌牛斗,下镇大地,呼吸与日月相通,颦笑与十亿共享,真是一块了不起的地方。”

只有这样的句子才能爽快的表达心中对这广阔无垠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感动吧。我想那是一种很通透的感觉,荡气回肠,人都会生出许多侠气,回头望向自己的诸多经历都会显得宽容,至少那时的我是:「回想这一切,像踏过错误的琴键,每一步都有意外的回音。阳光那么美天那么蓝,我要找到心爱的人,牵着他走在路上。」

▲火烧云

▲望不见尽头的沙漠公路

沙漠的夜来的很急,黄昏总是轰隆隆的来临像是迫不及待要欣赏繁星的璀璨。

▲等日落的我

厨师会早早的搭好火架让我们好取暖,忙碌一天的司机早就躺上毯子抽水烟了。

等我们吃饱了就围着火,一起听乐师谈着木吉他唱起游牧民族的歌儿,时不时的抬头欣赏那繁星点点。

▲沙漠夜生活

如果宿营的地方属于风化的岩石堆的腹地,夜里就不至于太冷,但是如果是靠近沙山的莽莽沙地,午夜温度便接近负4度,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只需要一席毯子垫在沙上,几个人横七竖八的和衣而睡在我们的帐篷外面,而我躺在双层帐篷里裹着衣服戴着帽子贴着暖宝宝捂在被子里不敢乱动,生怕把外面寒冷的风卷入我的美梦。

▲送给我在沙漠遇到的朋友。

我的导游nani说他从小就跟父亲满沙漠的跑,所以即便风总是随性的把沙漠的纹路吹的弯弯曲曲,也总是能根据太阳或者远处的沙山准确地找到沙漠里的奇观。

▲我和nani的沙漠style

▲导游Nani和我

这是一场很棒的旅行,我最喜欢的是撒哈拉的日落!

从沙山上拍出去的日落,颜色从淡粉色到浅紫色再渐渐通往深紫色,沙漠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

这黄昏像一个美好的梦,

只在人心上一撩,留下无尽的温柔和浪漫。

即便是冷酷的人,

都忍不住被这温柔打动,至少那时候的我总是善于流泪。

——送给在路上的我们

本文转载自凤凰号:波布非洲